冠军彩票登录

2019-07-02 科学网

读博无疑是一个痛苦的过程。甚至有人说,如今,读博已经变成了“赌博”

  读博无疑是一个痛苦的过程。甚至有人说,如今,读博已经变成了“赌博”。

  面对学业压力,很多博士生选择延期毕业。近日,《科学》杂志发表长文,提供了另一种选择:退学。

  美国研究生院理事会(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)公布的数据显示,约1/4的美国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生在入学的头3年选择退学。

  《科学》杂志此次采访了9位博士阶段退学者,并总结了退学的3点理由:对研究失去兴趣,开始追寻其他事业,或是因在学术界的遭遇而心灰意冷。

  对研究失去兴趣

  对于很多人来说,在博士阶段选择退学,并非对自己的学科失去了兴趣,而是发现日复一日的研究活动无法带来成就感。

  曾在芝加哥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的Ellen Martinsek就是这种情况。读博2年后,她退学了,只获得了硕士学位。

  “我曾经对自己所做的项目非常感兴趣,并且因为能将人类的认知向前推进而感到兴奋。”Martinsek说,“但我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盯着电脑屏幕分析视频,就像一直呆在地下室里。最终我发现,这根本不适合我。”

  这种脱节使她意识到,能够享受日常工作及其带来的责任感真的很重要。这一点正是她之前在思考职业生涯时没有优先考虑过的。

  读博时,Martinsek更享受的是担任教学助理。博士退学后,她遵循自己的兴趣,成为芝加哥一所高中的物理老师。

  不过,对于那些读博时间更长的学生来说,放手可能更难。

  “我在读博第5年失去了动力。”1998年在加拿大金斯敦女王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的Mario Muredda说。

  他的第一个学年都花在“证明我们认为的转基因小鼠其实并不是转基因的”。而他的第二个项目与实验室其他人正在进行的工作完全不同,这使他感到不合群。

  这两件事使Muredda失去了读博的动力,并且丧失了做科研的好奇心。

  但是,Muredda当时依旧认为,“你必须获得学位,你必须获得学位。”

  他的部分动机源于自己的成长经历。Muredda出生于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意大利—加拿大家庭,并且是家族的第一代加拿大人。他不想让父母失望。而且,Muredda的博士项目并不允许以硕士学位退学。

  所以,他继续前进,并取得了足够的进展。最终,他的导师告诉他可以写论文了。但Muredda已经志不在此。

  他决定留在研究生院,但离开实验室,开始从事医疗保健传播的非学术工作,并在业余时间撰写论文。他说,“正如你想象的那样,离开实验室后,激情并不会回来;情况变得更糟。”

  Muredda花了一年的时间,才承认自己无法完成学位,然后正式退学了。

  读博8年后,“我一无所有地离开”,Muredda说。

  当时,作出退学的决定是痛苦的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切都会变得更好。Muredda现在是纽约市一家医疗保健传播机构的首席执行官。

  回顾过去,他认为,博士退学是在他身上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。

  “我不会改变这个选择。”Muredda谈到退学的决定时表示,“我不认为获得博士学位会让我更开心……当人们说每次挑战都是机会时,这听起来很老套,但这对我来说是一种重要的人生经历。”

  追寻不同的职业之路

  对于Toby Hendy来说,厌恶自己的研究不是促使她决定退学的原因。她只是想花更多时间做其他事情:科学传播。

  直到今年1月,Hendy还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名物理学博士生。她读博是因为想在大学里教书。

  与此同时,每当她在实验室之外有空时,会制作有关物理和数学的教学视频,并将其发布在网络上。这是她从高中开始就做的事情,现在已拥有超过20万订阅者。

  随着粉丝数的增长,Hendy意识到传统的大学教学方式可能不是她的最佳选择。“如果我想做教学,在网上我可以接触到远比传统教室更多的人。”她说。

  所以,读博1年后,Hendy退学了。她在线发布了一段视频宣布这个决定,并将全部重心转移到运营她的线上频道。

  也许某一天,Hendy会回去重读一个博士学位,但现在,她想将科学传播的工作作为优先事项。

  对博士项目的不满也会导致在其他地方寻找热情,正如前神经学博士Luke Mitchell所发现的那样。

  2016年,在宾夕法尼亚州德雷塞尔大学读博3年后,Mitchell已经厌倦了日常工作,并开始寻找能满足他“极客”兴趣的其他地方。

  “我一直都是一个超级科幻极客。”Mitchell说。他开始将这种激情投入写作中,在晚上和周末撰写科幻故事。“我越来越投入。”他说,“在实验室里,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家继续写科幻故事。”

  Mitchell的妻子当时即将完成医学院的学业,并准备在距离费城约500公里的波士顿定居。如果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,Mitchell将不得不留在费城。最终,他决定转业,搬到波士顿以避免异地分居。

  “我已经开始沉迷写作了。”他说,这可能是转换赛道的好时候。于是,Mitchell从博士项目退学,只拿到了硕士学位,开始全职写小说。

  学术生活令人心灰意冷

  一些退学的博士生提出,在体验了科学界的文化氛围后,他们对学术生涯及获得博士学位不那么感兴趣了。

  “我在学术界看到了很多焦虑和不快乐的人,而他们已经是成功者。”曾在密苏里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博士的Benjamin Schulz说。这引发了他的思考,“如果这就是成功,那也许我不想像这样‘成功’。”

  其他人则在展望学术生涯之路后,认为并不适合自己。

  “我认为我对学术生涯真相的看法和现实并不完全相符。”2007年在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攻读地球科学博士学位的Andrew Racz说,他在读了几年后,“看清了科研生活的真相”,然后意识到自己对教授职位不感兴趣。

  Racz发现,为了“好几年呆在同一个岗位,怀揣能加薪的一点希望”而完成博士学位,“并不是我心里能接受的事情”。

  与此同时,Racz在圣克鲁斯生活得轻松自在,并谈起了恋爱。这让他想要留下来,而不是为了博士后或教职而不得不离开。

  因此,他在读博7年后退学,仅获得硕士学位,然后找到了一份助理工程师的工作。

  对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前神经学博士Lynne Tye来说,学术就像是“家族事业”。

  她的母亲、父亲和姐姐都是教授,Tye也曾想成为一名教授。“读大学时,我非常专注于作好各种准备,只为进入一所优秀的研究生院攻读博士学位。”

  起初,一切似乎进展顺利。她通过资格考试并与人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。

  但在读博第二年,Tye开始经常哭泣。“老实说,头几个月我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我不确定我是想家,还只是不喜欢我的项目或实验室。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和男朋友分手,还是和他同居。”

  当她毫无兴趣地坐在博士后研讨会的观众席上时,“顿悟”降临了。她意识到自己对科研感到厌烦。

  “这令人困惑,因为我意识到正是那些我做的还不错的事情让我如此不快乐。”Tye说,“那种感觉一下子击中了我——我不喜欢现在从事的职业,我想退出。”

  她不想花几十年的时间做研究、攀登学术界的“狭窄”长梯,于是一周之内就退学了。之后,Tye进入软件开发行业,现在正运营一个在2017年创立的、位于旧金山的工程人员招聘网站。

  “我依然认为神经学令人着迷,”她说,“只是这条路不适合我。”

  回想退学,他们觉得……

  博士退学后,很多人说他们曾感觉像个失败者。

  “这正是使(退学)变得困难的部分原因。”Martinsek说。由于物理学领域的女性研究者非常稀少,她有更多顾虑。

  但Martinsek提醒自己,她决定离开“并不意味着我不能成功,并不意味着女性群体不能成功。我只是在为自己做选择”。

  在这之后,她很快就变得开心起来。“但作决定的当下还是很艰难的,因为你选择读博时,期望能善始善终。”

  Schulz回忆道,“博士退学时,每个人都认为我很愚蠢。”

  他很焦虑。因为他花了数年时间在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做研究,他不知道该在简历上填写什么去获得一个“普通的”职位。

  Schulz认为,潜在的雇主会把他看作一个没有任何实践经验的人。

  “我将如何步入社会?我该如何自处?”他想知道。

  最后,Schulz走上了一条曲折的道路。先是当了一阵子老师,之后进入软件行业。

  “我想结果是好的。”Schulz说。他现在在密苏里州一家抵押贷款公司担任定量软件工程师。“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(对博士退学)感觉复杂又难过。”

  Tye认为,从很多方面来说,博士退学是她做过的最艰难的事,但也是最自豪的。她把这段经历比作电影《楚门的世界》:“你意识到,在这个小世界之外还有广阔天地。”

  Muredda事后重新评估了他读博的动机。“我选择科研的原因,一半对一半错。”他曾对生物学着迷,并对生命的运作方式十分好奇。

  但是,“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‘博士’这个词对我来说意义过于重大。”Muredda说,“而这不是选择科研的好理由。”

  (原标题:Science“劝退”读博困难户:与其死磕,不如退学)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,请与我们联系。

微信订阅号

微信服务号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

关于冠军彩票登录 | 联系我们 | 一对一服务平台

京ICP备12045350号-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

冠军彩票登录在线旗下网站 © 赛尔互联(北京)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冠军彩票注册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