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军彩票登录

2020-04-24 中国新闻网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23日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时作如上表述。他预测,新冠肺炎疫情在未来一到两年内不会止住,而中医药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也展现出了独特的优势,海外对中医药的兴趣明显提高。

  “新冠肺炎疫情很难像SARS一样戛然而止。按照目前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形势来看,预计今年秋冬还会有第二波。”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23日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时作如上表述。他预测,新冠肺炎疫情在未来一到两年内不会止住,而中医药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也展现出了独特的优势,海外对中医药的兴趣明显提高。

  战疫一线:深度参与的中医药,显现优势

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,4900余名从全国各地调集而来的中医药人驰援湖北。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,72岁的张伯礼大年初三临危受命,飞赴武汉。

  苦战82天,张伯礼可谓深度参与了武汉抗疫全过程。由于过度劳累,张伯礼胆囊炎发作,在武汉接受了微创胆囊摘除手术。手术后第三天他又投入工作,他说:“肝胆相照,我把胆留在这儿了。”

  和张伯礼一样“深度参与”抗疫的,还有他所从事的中医药事业。

  “这次中医药介入比较深,全国一共有8万多确诊的患者,中医药介入治疗占了7万多,占总数的91%;在湖北介入了90%以上的患者,他们都不同程度地使用了中医药。”张伯礼用一组直观的数据来说明此次抗疫过程中,中医药的介入程度。

  80多天的一线战“疫”,他总结出,中医在此次救治过程中显示出的优势:尤其对于轻症病人的治疗,中医药可以缩短病人症状持续时间,缩短病人核酸转阴时间,提高肺里炎症的吸收程度,降低由轻转重的比例,提高治愈率,降低病亡率。

  尽管如此,面对焦灼的疫情,人们最迫切想知道的,还是特效药和疫苗的研发。

  由于新冠肺炎是新发传染病,没有特效药和疫苗,所以老药新用是被普遍采用的办法。磷酸氯喹、瑞德西韦等西药,以及连花清瘟、金花清感、血必净注射液等中药,都属于这个范畴。

  张伯礼介绍,中医在实践中研制了清肺排毒、化湿败毒、宣肺败毒三个临床经验方。在使用中不断完善,做成汤剂、颗粒剂,按照新药申报的程序进行新药申报,其中有两个药已经获得了临床批件。

  “大疫出良药,在这种大的疫情下发现一批好药,研发一批好药是我们优秀传统。”

  海外对中医药的理解和需求比以往高很多

  当疫情在全球蔓延时,中医药战“疫”经验也走出国门。

  在张伯礼看来,中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,有三个经验值得被国际社会借鉴,其中就包括中医药。

  第一个经验是“四早”,即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隔离、早治疗,能够阻断传染源和传播途径;第二个经验是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,把应该收到医院和隔离点的病人收进来,对各种病人一定要积极治疗;第三个经验是中西医并重、中西药并用,对于轻症和普通型患者中医完全可以拿下,对重症病人则一定强调中西医结合救治。

  张伯礼介绍,这段时间通过线上视频会议、派驻医疗队、同行交流、捐助药品等多种方式,中医中药经验被广泛地介绍给世界。另外,国内还开设了很多咨询网站,为全球有需要的人答疑解惑,提供中医药抗疫经验。

  “这次疫情中,海外对中医药的理解、需求、兴趣都比原来活跃得多。”张伯礼说。

  不过,他特别提到了备受国内外网友关注的“连花清瘟”:泰国已经批准了连花清瘟注册,厄瓜多尔也批准了它作为药品注册,可以销售了,俄罗斯、葡萄牙等国也正在审批中。

  警惕误区:不赞同群体免疫,戴口罩很有必要

  由于新冠肺炎是新发疾病,人们对其认识有限。“群体免疫”、“戴口罩是否有用”等观点一度引起争议。

  “我不太赞同用群体免疫这个方法,特别是牺牲一些人的性命来换取群体免疫。”张伯礼说。

  他表示,一半以上的人口身体产生抗体才能达到群体免疫,可能要涉及到几亿人、十几亿人被感染,大批的人可能会死亡,这种情况不可取。

  “我们现在正在加快研制疫苗,一旦疫苗研制成功,群体免疫将很快实现,这是一个被动的免疫。”张伯礼说。

  访谈中,张伯礼特别提醒海外华人华侨,一定要做到“三少三多”,即少出门,少聚集,少聚餐,多洗手,多通风,多休息。

  “这些虽然很简单,但是很有意义。”他认为,现在之所以有些国家疫情控制不太好,往往都是在隔离上出了问题,还有的人不戴口罩,“现在确实出现无症状的感染者,不戴口罩的话,密切接触就容易被感染。”

  疫情一两年内可能不会完全止住,今年秋冬或来第二波

  疫情无国界,在人类联系越来越紧密的今天,任何国家、任何人都无法独善其身。当前,国际疫情形势依然严峻,对于未来疫情趋势,张伯礼也作出了研判。

  他认为,现在全球疫情发展分不同情况,意大利、西班牙等欧洲国家已经开始趋缓,但如美国之类的国家疫情仍在发展,每天还是在高速增长。

  张伯礼说,但现在最令人担心的,是有些发展中国家的疫情不明朗,如印度和非洲国家,现在病人不是很多,有可能是真的不多,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检测能力不够,没有发现所有病人,这是最令人担忧的。“有人就说下一波很有可能是这些发展中国家,这个危险性是存在的。”

  对于海外疫情的“拐点”,张伯礼称,希望欧洲国家隔离再严格一点,让“拐点”正式拐过来,“只要严格隔离,有1-2个月的时间,就可以看到明显的效果。”

  对于未来,张伯礼说,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很难像SARS一样戛然而止。

  “当年非典发生以后,6月份天一热,病毒戛然而止,毫无踪迹。但新冠肺炎估计不会出现这个情况,像现在印度、印尼,他们的温度很高,但是一样在传染,所以可能跟温度没有绝对关系,今年秋冬有可能会有第二波。”张伯礼说。

  他认为,新冠肺炎疫情一到两年内很可能不会完全止住,但预计一到两年后疫苗会出来,经过普种疫苗逐步可以把它控制住。当大部分人都产生抗体以后,新冠肺炎也就称得上是一个和人类共存的、常态的疾病。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,请与我们联系。

微信订阅号

微信服务号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

关于冠军彩票登录 | 联系我们 | 一对一服务平台

京ICP备12045350号-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

—冠军彩票登录在线旗下网站— 
© 赛尔互联(北京)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冠军彩票注册入口